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斯里兰卡 > 斯里兰卡

斯里兰卡红茶之国 海上菩提

      茶的墨绿,兰卡的颜色

    斯里兰卡的空中小姐全部身穿兰卡的传统服装沙丽,一色墨绿,在飞机上问她们,为什么会选择这个颜色,答曰:“这是茶的颜色。”后来到了斯里兰卡,换了一些兰卡的货币——卢比, 在100卢比的货币上(100卢比大概相当于人民币10元),最为显著的图案是悉祗利耶山上的大岩石,鹦鹉鸟和采茶女,它们代表着斯里兰卡几个显著的文化特色。

    这两个表象化的事实似乎在强调,我们踏上的这个国度是著名的“红茶之国”。

    斯里兰卡的茶业树种最早来自中国,后来又引进了更适于当地自然条件的印度阿萨姆茶。虽然茶叶也是殖民经济的产物,但从另一方面来说,兰卡良好的自然环境是培养优质茶树的先决条件。

    在斯里兰卡最重要的城市科伦坡,我们来到一间茶业工厂,这间23年历史的小工厂仅有几间车间,工人们的工作是将已经初步加工好的茶业再加工,或是加入香料制成不同味道的水果茶,然后包装成各式茶包、茶盒等。这间不起眼的小工厂里出品的MLESNA红茶已经行销全世界43个国家和地区。

    车间里大都是打着赤着脚身穿墨绿制服的女工,除了一些简单的传送机和包装机外,她们几乎都是纯手工劳动。这些女工的年龄不大,她们一般在完成了斯里兰卡政府规定的六年制义务教育后,都希望能在出嫁前找一份工作挣些钱,而到茶叶工厂的差事则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这些宽敞的车间虽然通风,但还是不能抵挡兰卡炎热的天气。车间里只有隔断出的负责人的小办公室里才安装有空调,在大车间待上一会儿,马上就会汗流浃背。可这些女工们早已适应这样的环境,安然地工作着,以最简单的手工包装着闻名世界的锡兰红茶。

    斯里兰卡最好的红茶产自中部山区努沃勒埃利耶(NUWARA ELI’YA),到了这里,“红茶之国”以各种具体的形式出现在我们眼前。两天的时间,我们乘坐的汽车在山间的公路上盘旋上下,到处都充满着油绿的色彩和茶树的圆润。

    在这无边无际的茶山上散布着不少茶叶工厂,新采摘下来的鲜茶会在这些工厂里经过烘干、打磨、切割、筛选、调色、烘烤、清洗等几道工序,再打成大包运往科伦坡完成最后的加工和包装,然后进入市场。

    在一家拥有110年历史的工厂里,我们看到1928年的爱尔兰茶叶加工机仍在转动着,它每天可以产出40公斤的茶叶,大规模使用的则是那些二三十年前从日本和印度进口的机器。工厂的负责人告诉我们,他们这里的茶园最高海拔有1200米,采茶女工每周上山采茶一次,工作一天可以挣到150卢比。可惜的是,我们到这里的时候已是下午,山上没有人采茶了。

    这个遗憾在第二天得到了弥补,上午9点,我们的车再次盘旋在山路上,忽然发现迎面的山坡上五六十个采茶的女郎一字排开在浓密、油绿的茶丛之间,灿烂的阳光下,女郎们灿烂的衣衫五颜六色,衬在绿色的茶丛背景上分外好看。只是这些女郎采茶的动作颇为让我吃惊,从前读书的印象里,采茶的姑娘都应该是中国江南秀美的少女,动作轻盈而美丽,可这里的女郎,却站在浓密的茶树间,用她们黝黑而粗糙的手一把把将鲜嫩的茶叶揪下来扔到背篓里。这不美观的动作提醒我,即使风景如画,这也是真正为了生计的劳作,而不是文人笔下的理想国。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又来了七八个小伙子,他们要为茶树打杀虫药,几个青年一路走来,一路快乐地向我们打招呼……

    努沃勒埃利耶茶山的一切都是美丽的,采茶的女郎,油绿的茶园,香醇的红茶,只是美丽的世外桃源不断扑向我们的商业气息所破坏,有的茶园里已经有了职业的导购,他们统一着装,先向我们介绍茶园的生产,然后则会以高昂的价格兜售红茶。

    我没办法描述出锡兰红茶究竟是怎样的味美纯正,入口滑润,只是从踏上兰卡土地的那一天起,我们首选的饮料一定是红茶,而无论在都市的酒店里,还是乡间的小客栈,你也都能喝到一样好口味的红茶。“红茶之国”,在我们外国人看起来是茶业销量、名气和缭绕不散的香醇气息,而对兰卡人来说,红茶则是他们解渴解乏的饮料,更为他们提供谋生的途径,并为他们带来骄傲的心情。

  

上一篇:到马尔代夫去扫荡斯里兰卡蓝宝石
下一篇:[多图]在斯里兰卡解读历史的红树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