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印尼 > 巴厘岛

巴厘岛纪行

春暖花开的时节,收拾行装出游总是一件快乐的事,况且去的又是太平洋和印度洋之间的那个迷人岛国 巴厘岛。

  行前就听说巴厘岛风光十分优美,景物风韵不亚于夏威夷,所以还未出发,想像的翅膀已经先起飞了,心里时时盼着去看那碧波荡漾的无垠大海,去了解岛上尚存几分原始风貌的土著人生活,去体悟巴厘岛人虔诚的拜神精神。

  

  终于等到了出发的日子。

  雅加达的富人区和贫民窟

  从广州出发,坐了5个多小时的印度尼西亚巴塔瑞飞机(bataria air),约下午8点左右,飞抵雅加达。走出机场,上巴士到酒店,酒店在雅加达北部的雅加达湾寻梦园。由于夜幕的遮盖和灯光的不充足,巴士从老城区经新城区到寻梦园,走了很久,什么也看不明,糊里糊涂地住进了Roddin Hotel。

  第二天早餐后到大堂集合,印尼导游来了,是一位第三代华侨,祖籍广东,说一口不清晰的华语,他说“码头”二字,听起来好像在说“马桶”,但人很热情、敬业。他给我们换钱,人民币换印尼盾(印尼语叫奴比),1元人民币换1000奴比。呀,一下子我们都身怀百万奴比,成了百万富翁了。其实,购物时一花就是几万,几十万,百万富翁的肥皂泡,一消费就破灭了。可是,腰缠百万逛雅加达的感觉还真不错。

  雅加达城区汽车很多,到处车水马龙。有三三两两的土著人穿行在车流中卖水、果汁和工艺品等。摩托车也特别多,红灯停车处摩托车一大片,多时,可达百余辆。抬眼一看,只见一片红、绿、黄、黑的头盔。但是,雅加达没有自行车行驶。

  雅加达城,可见多个大片的贫民窟,旧屋零乱,道路坑坑洼洼,这里的居民,都是土著人,就是白天,外人也不敢轻易进去,进去可能被抢个精光。这里的居民来自印尼各岛屿,他们在雅加达出售精美手工艺品、做小买卖等等。这些具有原始生活习性的土著人,一旦在雅加达弄到了几个钱,便立即回到海岛上去享受,整天坐在草寮子里发呆,无所事事,或者再弄一个老婆,不求进取。钱一旦用完了,会立即再来雅加达,循环往复,他们无所谓财富不财富,积累不积累,吃饱喝足有老婆就行了。因而这雅加达的贫民窟,恐怕是要生生不息了。

  雅加达的华人住宅区极其豪华,一色的低层漂亮的现代化别墅,每户都有几辆小车和几个保姆,小车多的华人家庭,是父母、祖父母、儿女各一辆,还有一辆供保姆上街购物用,一户几乎一个车队、一个庞大的地下车库。在雅加达1时,华人区是政府派军队保卫的,平常夜晚,一两个华人是不轻易外出活动的。华人在雅加达过的是不踏实的富裕生活。印尼首富就是华人,发了大财后,移居新加坡。他们发财的门道,大多是房地产、海运、进出口贸易、制造工业和餐饮等。在雅加达湾的一个避风港中,停放着许多白色游艇,导游介绍说,这些基本都是华人的。在印尼,游艇价格相当于一辆宝马牌小轿车。但是,也有在街头巷尾卖水果和香烟的华人。

  总统府前弹痕累累

  我们在雅加达参观了独立广场的民族纪念碑。碑高132米,碑顶是用35公斤纯金制成的自由火炬,矗立在广场中央。独立广场马路对面,是国家宫(总统府),国家宫周边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卫士荷枪而立。独立广场边的一个大坪中,停放了十多辆武装巡逻车,几十个卫士列队在旁,静悄悄地,戒备森严。在我不经意拍的一张照片上,可以清晰地看见国家宫前面马路上弹痕累累,也许不久前这里还流过血,世界真是不太平。

  在印尼缩景公园中,我们看到了各式各样的具有印尼民族特点的住房,与实物皆为1:1的比例。印尼有100个民族,包括爪哇人、巽他人、几内亚人等等。他们住房风格各不相同,如爪哇人的大屋顶房,其他岛上的牛角屋、长屋、长脚屋等等。爪哇的大屋顶房很独特,一个红瓦大屋顶或用椰树叶等热带植物叶子垒成的茅屋顶,四周无墙壁,大屋顶下一方殿堂,类似中国的宫殿,四周用笔直的圆木大柱支起屋顶,屋梁是一排排整齐的圆木,这种木料,经年不开裂或虫蛀。房屋构造不用一颗铁钉,全用木榫,屋子通风采光好,凉爽,是热带居民的最佳安乐窝。雅加达机场和巴里机场,到处可见这种爪哇式建筑,大雅、华丽。我想,这种建筑正是爪哇人才智的显露,它既是印尼的标志性建筑,也是印尼爪哇民族智慧的结晶。

  在雅加达博物馆中,我们观赏了印尼各民族的人物蜡像,这些蜡像,皆为热带岛国居民,他们的衣着大多十分简陋。印象最深刻的是新伊里安岛(新几内西岛)吃人族的蜡像,身着简陋而不成形的短裤,露着黑油油的上身,肌肉一股股地突起像山丘,赤着脚,松乱的头发下是一对凶光逼人的大眼,宽宽的鼻梁,厚厚的嘴唇。一看这形象,就知其大力、勇猛,令人畏怕几分。吃人族把敌对者俘来,开膛破肚,捆在木架上,烧烤着吃,他们很喜欢吃烧烤的食物。

  巴厘岛上的婆婆导游

  雅加达一日游结束,我们于当天下午7:30分坐飞机去巴厘岛,巴厘岛与广州无时差,约11点多到达巴厘岛酒店。

  到酒店大堂一看,酒店的名字好长呵!“Sanrr paradige piaza hotel”,前半截是印尼语,后半截是英语,印英合壁,很费解。酒店的建筑布局很有意思,大堂、餐厅是爪哇式大屋顶建筑,而客房则是现代钢筋水泥建成的印尼长屋,一排长廊数去竟有40余间标准房,从头望到尾,好长好长。恰好我们分住在最末几间,每次出入,要沿长廊走好久好久。从一数到四十几,方才走到电梯间,步行长廊,实为不易。走着走着,我不由想到印尼长屋居民,一家数十口人同住一屋,那该是多么温馨的场面,可又包含着多少家长里短。

  一下飞机,有个大约五十挂零的女士接我们,她是我们巴厘岛游的导游。她给我们每人颈项上戴上一个鸡蛋花花环,闻起来香香的。她也是华人后代,华语说得十分清楚,我望着她想:她都是老太太了,要在中国,早退休打麻将去了,可她却还在操劳,据说她还是巴厘岛上有产阶层中的知名人士,由此可知华侨的生存竞争实属不易。这婆婆导游为人和善,每天给我们发一点小礼物,联络联络感情,她每天在解说时,总不忘推销按摩、香水之类。有一个旅伴开玩笑问“印度神油多少钱”,婆婆导游笑着说:“你们需要的,我都能办到。”这导游倒像个生意人。

  在巴厘岛的第一个观光项目,是看巴厘岛人的传统戏剧《狮子与剑舞》。剧场在一个印尼古典式建筑风格的院落中,院中一个大屋顶房,四面无墙壁,大屋顶下有一个大花圃天井,舞台右边是乐池,三排席地而坐的巴厘乐师在奏打击乐器,叮叮当当地,舞台对面是一个可容一二百观众的梯形看台。舞剧的中心内容是善良与1的角斗,巴厘人的祖先古恩帝和帝后被一个妖魔侵害,西蛙神下凡施救,打败妖魔,救出了古恩帝一家。剧中角色有古恩帝和帝后、皇子、巴厘武士、巴厘舞娘、狮子、老虎、猴子和妖魔,剧中也有唱腔、舞蹈,可惜我们听不懂。当剧情收尾时,巴厘武士打倒了妖魔,立即用大砍刀开腔破肚,当破肚破到小腹时,武士笑了一下,全剧结束。我想,如果再演下去的话,其情节一定是把妖魔烤来吃了。这是他们的传统剧目,也是他们的文化化石,但表演甚为粗线条。

  巴厘人信奉“神在心中”

  对于巴厘岛印度教徒来说,拜神是日常生活中最主要的活动项目,初一、十五、早起、晚宿、一日三餐都要膜拜。拜神时,要在房子各个显要处放上一个祭品盘,一个纸做的约十厘米见方的盘子里放着几朵鲜花,一点食物,插一枝香。在巴厘岛活动时要特别小心,因为到处放的都是祭品盘,不能踩,不能移动。否则,神会责怪的。巴厘岛上的家庭主妇,一天中最忙的事就是做祭品盘,一天要做几十盘。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去市场买鲜花,买回来放在冰箱中备用。所以,巴厘岛居民的冰箱,存放的几乎全是鲜花。

  巴厘岛有数百座印度庙宇,庙宇建筑都比较简陋,仅一个茅寮大屋顶房,四周无墙壁,有神位,无神像,也无和尚,按巴厘人的说法是“神在心中”。圣泉庙可算是一个例外,庙区内有几座巴厘风格的正规庙堂。每个庙堂都很小,参拜都在阳光普照的大坪中,一跪就是一坪人。圣泉庙有千年历史,有一股千年不断的泉水日夜流淌。每天都有无数信徒,一个接一个地下到圣泉池沐浴,祈祷消灾去病保平安。圣泉池下面的大池中养了很多鱼和水草,其中有两条鳗鱼,一条已有120余岁,另一条20多岁。老鳗鱼已苍老到活动迟缓了,一般很少游出来。据传,谁见到了老鳗鱼,谁就会发大财。

  塔纳洛特海神庙建在印度洋海边的一个小石岛上,实际上,也是一个只有屋顶的茅寮庙宇,印度洋汹涌的波涛打在小石岛上,不时发出沉闷的轰鸣声。据说,这庙岛在缓慢地向海中移动。为了保护庙岛,游人不许上岛进庙,只能在海滩上仰望、参拜。

  京达马尼火山,海拔400余米,于1994年曾喷发过一次,至今火山口终年云雾缭绕,火山上仍是终年不熄的冒烟点,整个山坡都烧焦了,乌黑乌黑地,寸草不生,火山下的巴都湖却水平如镜。我们的巴士向上爬山时突然停了下来,车前站着一位穿红色制服、头戴拜神巾的少校警官,严肃地宣布:“前面在拜神,车不许通过!”导游介绍说这是一位宗教警察,专管宗教事务。哟!这个警察的设置真是特殊,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这可能也是世界上绝无仅有的了。

  为了告别的沙滩晚餐

  巴厘岛其实是一个以农渔业为主的岛屿,除了巴厘岛首府登巴沙有一些零星街道,走遍巴厘岛,到处是稻田、果树和海滩,由于地处热带,植物生长十分茂盛,造就了绿油油的巴厘岛景象。巴厘岛居民在印度教的感化下,生活显得安宁、平静,巴厘岛没有贫民窟,也无人在车流中叫卖,巴厘岛居民都过着衣食无忧的小康生活。

  为了不破坏岛上的美景,政府规定建房高度不许超过椰子树。站在高处远眺,只见房屋都隐没在青枝绿叶之中,看不见马路,看不见街道,在茂密的热带植物丛中,可见星星点点的白墙红瓦,海风吹来,绿浪滚滚,景色清新动人。

  我们去沙奴儿海滩游玩。沙奴儿海滩在巴厘岛东南面。我问导游可否游泳,答复是不能游泳,因为浪大水深,很危险。我们坐上玻璃船,观赏了海底蓝色热带鱼,又去看了岛上的大海龟。现在野生海龟难得见到了,我们所见的大海龟,是人工喂养的。这大洋之中,连海鸥、海鸟也不多见了。大自然在退化,人类的生活领地,不知未来将是什么情况,真令人忧虑。

  库塔是巴厘岛西南面的一个地区,那里有多个海滩,我们到的那个海滩名为“furama”,是一个看日落的地方。我们在这里吃我们在巴厘岛的最后一顿晚餐 沙滩晚餐。

  我们坐在沙滩上一张长长的桌子旁,每人耳边别一朵香香的鸡蛋花,一边享用海鲜一边看日落。一轮红日,正悄悄地沉入印度洋,海面上一片火红,霞光万丈。前方就是印度洋海湾,海岸线像一条白色带子,镶嵌在蓝色的海洋和绿色的海岛之间,海上蓝色的天际中,飘着形态各异的朵朵白云。海湾中,浪击沙滩,船舟点点;海岛上,椰绿花红,果实累累,观此景,享其情,沉醉不已。好一幅人间不可多得的美丽画卷,好一颗浩瀚大海中的迷人绿翡翠!

  再见了,美丽的巴厘岛。

  

上一篇:巴厘岛:享受奢侈之旅的精髓‘
下一篇:巴厘岛:鲜花美女浪漫热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