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阿曼 > 阿曼

[游记]阿曼(oman)旅行--记由(recOrd from)

阿曼苏丹国(sultanate of oman),是阿拉伯半岛南端的一古老的国家,早在中国《后汉书》(公元25-220年)上,就有“从安息(今伊朗)西行三千四百里,至阿蛮(即阿曼)国”的记载。

    阿曼的地理形势,正如阿曼苏丹新闻部于公元l985年出版的《阿曼》一书的中文本所云:

    阿拉伯半岛的地形像(一只)指向东北面的靴子,阿曼位于(半岛(的)东南部,是(半)岛上的第二大国,面积(广达)300,000平方公里 ,地势参差奇特。阿曼北靠霍尔木兹海峡(st of Ornuz),西与沙特阿拉伯(saudi arabia)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相邻。南与也门(yemen)接壤,东临阿拉伯海(arabian sea)。阿曼的海岸线长达1.700公里,(形势十分险要)。

    

    总而言之,阿曼既有气势磅礴的峡谷和海湾倚重的穆桑达姆(musAnda m),直插霍尔木兹海峡。又有肥沃的平原和田野所在的巴迪(batinah),倾斜至首都马斯喀特(muscat)。还有穿过鲁卜卡利(rubalkhall)偌大沙漠边缘群山吹来季节风的近热带的佐法尔(dhota),出现了早木繁茂的南部萨拉莱(salalah)。阿曼苏丹的夏宫,就设在这里。阿曼著名世界的乳香,就产在这里。相传意大利旅行家马可•;波罗(marco polo),曾经到过这里。公元i 9 9 o年l 1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海上丝绸之路综合考察船,也曾在这里(停泊)。

    阿曼是个信奉伊斯兰教的阿拉伯国家。在伊斯兰教传入之前,阿曼受到波斯的统治。但是,仍由“来自有名的马里卜(mulibi)地区”的阿滋德王族“掌权”。伊斯兰教(islam)传入之后,阿滋德王族“爵兰特•;穆斯塔巴的儿子阿布德与杰费,皈依伊斯兰教。当波斯统治者拒绝接受该教时,他们就把波斯人逐出国境”,迎来了阿拉伯空前繁荣的时代,使海上国际贸易出现了鼎盛的局面.据《阿曼》一书的中文本所云:

    (公元)七世纪至十五世纪,阿曼的海上贸易发展蓬勃,商船经常

    来往(于)波斯(persis)、印度(india)、东南亚的港口。十二世纪时 ,东菲及桑给巴尔(zonzlbar)都有阿曼籍的长期居民,桑给巴尔后来更成为阿曼的殖民地。早在(公元)八世纪,相传阿曼水手阿布•;乌拜达•;阿都拉•;瓜西姆(即)是先进航海术的先驱,曾远渡重洋,从阿曼航行至中国广州,全程(长达)七千公里。阿曼一面从事航运与贸易 ,一面宣扬伊斯兰教(义),令阿拉伯语言与文化播诸四海。

    公元7-l 5世纪,中国正处在由唐代初期至明代中期的历史时期,海上丝绸之路进入鼎盛的时代,东自中国唐朝著名的港口扬州,西止阿拉伯阿拨斯王朝(abbasids)著名的港口巴士拉(basra),及至埃及(egydt)的福斯塔特(fustat),也门(yemen)的亚丁(aden),阿曼(oman)的苏哈尔(suhar),伊朗(iran)的忽鲁谟斯(Ormus),海舶往还,贸易兴旺,以致在阿拉伯广泛流传的名作《一千0一夜》的民间故事集里, 留下了烩炙人口的不朽篇章,即《辛伯达七次航海历险》到中国的传说。直到20世纪的80年代,爱尔兰(irelAnd)人蒂姆•;赛弗林,尚在阿曼苏哈尔城,“意外地听到了关于航海家辛伯达的动人(的)传说”,因而引伸出:“要不然辛伯达就是一个苏哈尔人,后来才移居巴格达(baghdad)的”见解,一下子就把公元8世纪前后由阿拨斯王朝的巴士拉到唐王朝的广州的这条海上丝绸之路,以辛伯达这个传奇的历史人物为线,与阿曼的海港、海事和航海家牵连起来,成为第一个从阿拉伯航海到广州的阿曼人艾卜•;欧贝德•;阿卜杜拉•;卡希姆的丰功伟绩的体现。因此,至少在东汉和帝永元九年(公元9 7年),中国人即已知道阿拉伯世界,有个名做“阿蛮(曼)”的国家了。

    

    至于阿拉伯的《一千零一夜>这部民间故事集,我在少年时代就曾读过。不过,那时在中国并不叫做《一千零一夜》,而是叫做《天方夜谭》。这本书在中国《辞海》里,作以下解释:

    “天方夜谭 ( arabian nights ),书名,或名〈一千零一夜〉,叙(述)波斯(persia)王,因怀疑妇人之贞操,每日选处女入宫,过宿(则)杀之,习以为常。后遇聪明多智之姊妹,善说故事,王听之忘倦, 一再展其死期,后遂废此前例”。

    (此书)有英文选译本,我国中等学校,多采为(英语)教(学课)本。

    

    我在少年时侯读过的《天方夜谭》,为中英文对照的选译本。及至中年,才读到中文全译本,但已不再名做《天方夜谭》,而是译成《一千零一夜》了。其实,在这本民间故事集里,虽然是以讲给“波斯王”听的故事为话题,但是以大量的阿拉伯历史为内容的故事,而且不少故事的背景就产生在公元8世纪的阿拨斯王朝前后,其中的《辛伯达七次航海历险记》,乃是其中的一例。当其时,波斯萨珊王朝(sasanids)已亡于阿拉伯帝国,实质上是借已成过去的历史为由,行暴露当时的1为实,而兼有以睿智战胜凶残的深层涵蓄,所以深受世界人民的喜爱,具有长足的生命力。这种叙事传奇的文学手法,在中国古典文学名著里,不乏其例。如曹雪芹借明朝的文物典章制度,写清朝的人物经历,即是典型的一例。不过,这部《一千零--夜》只是短篇故事集,而不是一部长篇文学名著。

    

    若以今天的认识来看,中国早期的翻译家,将《一千零一夜》名做《天方夜谭》,还是有他的道理的。“夜谭”,即“夜谈”,是两姊妹于黑夜讲给“波斯王”听的故事。“天方”,是中国古代对阿拉伯帝国的称谓。据中国《辞海•;天方》条释云;

    “天方”,乃国名,即《唐书》之“大食”,今阿拉伯也。按:阿拉伯古今均无“天方”之(读)音,实即“天房”之异译。“天房”为回教(即伊斯兰教)徒朝(拜)真(主)之圣地。

    (据)《天方至圣实录年谱》卷之十(记载):“克尔白(kaaba),天房名,在墨克(即麦加mecca)城中。自开辟之初,真主(allah)设之,以作万方礼拜之朝向也。”回教徒(即穆斯林muslim)视朝真(即朝觐)为无上大典,多有不远千里而往麦加朝天房(bait-allah)者,因名“麦加”为“天房”(所在也)。

    (中国)元(朝人)《刘部西使记》及《元史•;郭佩传》中(所载)之“天房”,皆(是)指麦加城(丽)育;明(朝)人(始)易“天房”为“天方”,亦仍指麦加城(丽言)。以“天方”(代)称阿拉伯,盖撙在(其之)后矣!

    

    由此而知,以“天方”作为阿拉伯的代称,乃是中国明朝以来的事情,如扬州于清代乾隆四十一年(公元17 7 6年)立的“西域先贤普哈丁之墓”的门额,把南宋德祐元年(公元1 2 7 5年)来此传教的阿拉伯人、先知(prophet)穆罕默德(mohammad)第十六世后裔普哈丁,称之为“天方矩矱” 。所谓“矩矱”,即是“典范”的意思。由此说明,“天方” 恰是明朝以来中国对阿拉伯的泛称。那么,《天方夜谭》自然是中国人对阿拉伯民间故事集《一千零一夜》的译名了。特别是其中的《辛伯达七次航海历硷记》,通过对海上丝绸之路沿途风俗民情与艰难险阻的叙述,把远隔重洋的中国和阿拉伯连接起来,这不能不是中国和阿拉伯人民友谊的结晶。而且在事隔十二个世纪以后,阿曼苏丹卡布斯以博大的胸怀,批准爱尔兰航海家蒂姆,重现阿拉伯古代双桅木帆船航海历险到中国的伟绩,无异于把传奇变成了现实,掀开了神秘的面纱,使世人回到了历史的真实中来,揭示出中国与阿拉伯关系史的新一页。由于我是研究海上丝绸之路史的中国考古工作者,唐1古是我毕生从事的课题,由中国飞向阿拉伯,进行实地考察,这就不能不是我的渴望和向往了。

  

上一篇:阿曼(OMAN)尼兹瓦(NIZWA)记行
下一篇:黎巴嫩提尔古城:古罗马的“染料之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