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雅旅游网 > 亚洲旅游网 > 老挝 > 老挝

[老挝] 老挝--简约朴素的美

凯旋门在市中心,回旋楼梯爬到顶,Lee说从这里望下去就可以纵览这个城市。我的好奇,Lee很快做了解惑,当地人以农业经济和家庭经济为主,几乎没有大中型工业。也正是这样,没有黑压压的游人,小贩们忙碌但不喧嚣,这里保留了简约朴素的美。澜沧大道的凤凰木妖娆绽放,如火如荼,从这里走到塔銮寺(Vat That Louan)不远。在正午的阳光普照下,作为寮国象征的塔銮寺沐浴在一片金色佛光中,精致的镂花铁门是飞天的身影,耀眼得让人炫目而变得神游。国家佛学院就在寺边,桃红色的尖顶建筑外是鹅黄色合掌佛像。我喜欢这些民族气息浓郁的国度,色彩斑斓,神秘的传说仿若时间的轮回。神城寺(Wat Si Muang)离开志愿者们的驻地甚近,是老挝最古老的寺庙,与别处不同,这里有赤色的砖木,斑驳的墙,繁复的花纹,一靠近它,就有醍醐灌顶的祥和。脱了鞋入正殿,佛普渡众生,Lee说四墙的佛龛内,有千座佛,你信么?我信,它保佑我平安是福。

    湄公河的对岸,星星点点的已经是泰国领地了,那么近,就好像一个转身。又是夕暮,与同伴说,你可知,湄公河在我国境内叫澜沧江。她笑笑,显然很难把源自雪域高原的澜沧江和浪漫迤逦的湄公河联系起来。电影里来自中国北方的男子一个手指一个手指的探过去,迎上法国少女唇间的留香,一段五十年的悱恻缠绵的情,一对湄公渡船上莞尔嫣然的影,彼岸优昙开。湄公河已不是当日当地的湄公河,但它成全了我们心中对爱情的神话。

    一顿川菜,吃得荡气回肠,连日来啃三明治的郁闷一扫而空。说一样的语言,甚至毕业同一个学院,面对新鲜的面孔,志愿者们比我们更兴奋,喝了酒,一路唱着歌,晚归。敲门进屋,老板娘变成了大帅哥,惊艳之后毫不犹豫立即拿出相机存照,为此同伴几乎笑倒。色即是空,我没醉。

  

    万荣,六里南松河。

    一路北上,渐渐进入寮北高地。由于喀斯特地貌,这里有大量的自然溶洞,打着头灯跟随向导入洞探险,四周南乳钟石形态俱异,没有光怪陆离的灯效,漆黑中,偶尔的灯光掠过,它们显得更幽长扑朔。弯着腰,一处穹顶,击石,南声北音,清越响腾,余韵不歇。静听,有滴水音,寻音往,深潭赫然显现。山腹中,一别四季洞天,寒气甚,关节隐约微酸,与同伴笑谑,倘若我们齐齐把手电关闭,会不会尖叫。

    蜿蜒清冽的南松河,两岸山石奇秀,竹桥曲曲折折。泛舟,水石相搏,微风鼓浪,水牛没身隐在水中,远看以为岩石,划近,突然动起 来,打了个响嚏。儿童嬉戏,鬼佬们扎着防水袋,抱着轮胎从三公里外一路随波漂流,三五成群。浅滩小歇,在丛林某处,彩虹的尽头,蝴蝶飞过处,洒下一串清脆的笑声,晃动过一个流转的时光。

    天色将晚,夕阳往事,比之寮南的世外恬淡,万荣多了几许从容,夏花绚烂,落英缤纷,千山万水走一路。

    

    琅勃拉邦,小布尔乔亚的快乐。

    琅城是兰桑王朝的古都,也称龙蟠。皇宫里记载着昔日软红十丈,这些都在历史的长河里波粼闪烁。如果说游老挝只能选择去一个地方,90%的人都会选择琅勃拉邦,转山,路不好走,但那里是梦想家的最后乐园。抵达时,已经傍晚,寻得住处,沿河,棕榈档去了骄阳,烛光点点,灯火星星,一长街的夜市。卖灯笼的人家在纸浆沾上各种花瓣树叶糊出一个美丽新天地,点亮,透着懵懂的欢愉。土布长裙里的婀娜的背影,是花开的芬芳。

    心满意足,我竟然淘了一床被套床单回去,是谁也没有想到的。只是喜欢。斜纹的粗布,手工拼布绣了九格回纹,那是吉祥的图腾,沉甸甸的拎得很重。有人在背后猜我来自何方,英语日语粤语都试过后,我回头说了句国语,惊讶之后,我们拍肩而笑。天涯偶同路,不必在乎我是谁。

    做一个药草按摩,睡到自然醒,在河边喝小老酒,蔷薇开出一堵花墙来。有鬼佬在露台上弹吉他,响起加州旅店熟悉的华彩。琅城的美,是精致的,是无所事事晒着太阳喝着咖啡优雅的慵懒。

    

    这几年,在路上,时常会生出许多彷徨来。

    尤其是这一年以来,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为什么要行走。

    马不停蹄,从这个城市到那个城市,从这个国家到那个国家,如果有可能,说不定就会从这个星球到那个星球。

    赶路,拍照,做笔记,看风景,与人交谈,天马行空。

    如许经年,反反复复,离开,回来,又离开,又回来。

    直到有一天,某个低头的瞬间,泪流满面。

    我突然明白了马雅可夫斯基的那句话:人应该选择自己生活的方式,并且有勇气一直坚持下去。

    原来,我们心中对自由的向往,是如此的清澈高远。

    永不凋零。

  

上一篇:[老挝] 玩在老挝 撒巴迪萦绕耳边
下一篇:[老挝] 老挝--有过客没有政治

.